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工作動態 > “三教”改革應以學生為中心工作動態
“三教”改革應以學生為中心
發文:紀檢監察部(督導處)   發布時間:2020-06-18   訪問量:5288

當前,我國職業教育正面臨著快速發展和質量提升的重大機遇期和轉型期,在這一新時期我們無法繞開的核心是人才培養質量,而人才培養質量的基點是教學。《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了“三教”(教師、教材、教法)改革的任務,以解決教學系統中“誰來教、教什么、如何教”的問題。因此,面對新時期、新問題,我們是該眼睛向內,尋找問題癥結所在的時候了。

首先,轉換角色。

“傳道、授業、解惑”是古人為教師界定的神圣職責,但今天我們突然發現,傳道、授業過程中并不是所有學生都抱有渴望和積極的態度,因為部分學生“沒惑”,而其真實原因是提不出疑惑。所以,今天的教師僅僅抱有傳統的使命是不夠的,僅僅依靠一支粉筆、一本教科書、三尺講臺是乏力的。面對職業院校的學生,教師更需要走進學生的內心,洞見學生自己都未曾發現的內在潛力和需求。從職業教育的價值定位來看,新時期的職業教育,需要關注國家的利益,培養社會主義的接班人;需要關注企業及用人單位的利益,培養對社會有用的人;需要關注學生的利益,培養基于未來生活和生命的現實的人。因此,教師的使命是因勢利導地將三者利益有效地結合起來。在當前充滿多元選擇和誘惑的時代背景下,作為職業院校的教師難以沿用面對“學霸”式學生的教育經驗,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去信任、發現、點燃、助力、賦能,做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四個引路人”。

其次,改變教法。

回歸到課堂上,我們經常會思考教師該教什么?如何教?其實,我們更應該考慮學生該學什么?如何學?這本是兩個不同角度,但我們缺少這種換位思考。認知主義強調:學生怎么學,教師就怎么教,學法決定教法。教育的主體是學生,學習最終是學生自己的事情,外在的因素只是促進主體轉化的條件,內因決定外因。實際工作中,許多老師說:“我也想讓學生主動學習,通過翻轉課堂,讓學生學習知識、完成實際任務,但學生不做,等待老師講、老師教,最后還得是我來講、我教著做。”美國教育心理家奧蘇泊爾曾提出,影響學生主動學習因素有兩個:一個是“心向”;另一個是材料意義。所謂的心向是指先于一定的活動而又指向這一活動的一種動力準備狀態;所謂材料意義,是指我們給出的學習任務、材料、載體是否對學生具有滲透意義,這種滲透意義可以在他現在及未來的生活、工作、身體、心靈等方面產生影響。這兩個方面是密切相關的,教學中如果我們忽視學習者的認知規律和特點,無視學習者的興趣和需求,而一味地站在外在的角度去灌輸和下達指令,就很難達到預期的教學效果。因此,我們在教學中遇到問題,不能簡單地退縮,而要反思問題的根源,尤其是要從自身出發,反思我們的教材、教法如何適應當代學生的認知規律和特點。

對于學法決定教法不能表層理解。有人說,我們的學生習慣于接受性學習,特別是職業院校的學生,大多沒有很好的自制力和自學習慣,只有老師的嚴格盯、講、練,才能有效果。首先我們不否認必要的激勵、評價及管理機制的必要性和有效性,但同時我們必須認真思考職業教育的內在規律性。職業教育突出行動體系而非知識體系。綜合職業能力和創新能力需要在探究性的活動中養成。清華大學錢穎一教授提出:“教育必須超越知識”“知識越多未必創造力越強”。職業能力尤其是一線的崗位能力需要知識的支撐,但未必是系統和完整的知識體系。目前,人工智能和信息化使可積累、可重復的知識的儲存變得簡單化,使學習的空間和時間逐漸放大,終身學習成為常態化。在這新時代背景下,我們傳統的“教師傳授知識是本職工作,學生學習知識是分內之事”的觀念和做法需要改變,要由簡單的知識傳授,轉變為能力、技能的習得。就像愛因斯坦所說:“大學教育的價值不在于記住很多事實,而是訓練大腦會思考。”為此,我們需要從傳統的“教書匠”,轉向教練;從“演員”走向“導演”。荷蘭有句諺語,“課堂上聰明的老師是讓學生出一身汗,而不是老師出一身汗”,其寓意顯然是讓學生在行動中自我建構認知結構。(文/《中國教育報》2020年06月16日10版


Copyrigh 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航空職業技術學院 版權所有
ICP備案: 贛ICP備05002844號-1
地址:江西南昌 新溪橋東一路219號
郵編:330024 電話/傳真:0791-88491684 招生咨詢:0791-88448942 電子郵箱:jhxy_yb@126.com
大发购彩|平台